首页

加入收藏

您现在的位置 : 首页 > 休闲娱乐

聊点曾的|“更名”日渐频繁,“撞车”比比皆是……电视剧剧名怎么了?

时间:03-14 来源:休闲娱乐 访问次数:108

聊点曾的|“更名”日渐频繁,“撞车”比比皆是……电视剧剧名怎么了?

不知道你有没有发现,现在的电视剧当真有点“傻傻分不清”?这边黄志忠、梅婷、姜武在《江河日上》讲述环境治理的故事,那边高伟光、陈数的《江河之上》也开始了对环保司法实践的探讨。明明“江河”与环保主题相当贴合,但在剧名、题材双双撞车的情况下,观众一不小心就可能选错了频道。同样,林一、李兰迪的《谢谢你温暖我》,欧阳娜娜、徐正溪的《永安梦》,用的都是市场上极为常见却也极其缺乏辨识度的名字——单看剧名,观众根本无法判断这部戏到底想要说什么。要么是语义暧昧模糊,要么是与其他剧名相似性高……正如很多网友所吐槽的那样,如今电视剧的剧名是越来越让人读不懂了。再加上越来越多作品选择在播出前临时改名,完全不同风格的名字甚至一度引发观众的困惑:这部剧到底是从哪里冒出来的?播前“更名”为哪般?《如果奔跑是我的宿命》更名《如果奔跑是我的人生》,《她和她的群岛》更名《烟火人家》,《如果还有时间》更名《谢谢你温暖我》……细细数来,2024年开年登场的剧集作品中,播前更名的现象相当频繁。明明从立项、开拍到后期制作时使用的都是同一个名字,却在即将上档前突然改名,这种“神操作”让很多网友摸不着头脑。尤其是春节档热播的《烟火人家》,最终的剧名与原名《她和她的群岛》风格气质迥异,甚至有观众在线发问:是马思纯和徐帆同时拍了两部戏吗?剧名,无疑是观众认识一部作品最初的窗口,它对影视剧的宣发与口碑亦有至关重要的作用。梳理国家广播电视总局官网公开的2022年以来的《国产电视剧发行许可证》目录,我们能发现一个明显的规律:当前电视剧在取名时普遍追求阳光、积极、向上的字眼,大量选择改名的作品都是主动舍弃了一些带有明显情节要素的字眼,转而强调剧名的“朦胧美”和“神秘感”。以2022年朱亚文、万茜主演的都市职场剧《简言的夏冬》为例,该剧原名《商业调查师》,简单直接道出了主角们的职业以及故事的行业特性。而最终的剧名改用男女主角名字混搭的格式,反而容易让人误会是一部偶像言情作品。同理,《我们的西南联大》改名《战火中的青春》,《我的助理六十岁》改名《我的助理不简单》,《实习律师》更名《平凡之路》,也是明确删去了作品的时代背景或主要人物的年龄、职业特质。对此,有剧宣人士感慨,越是模糊的剧名越是“安全牌”,“只要不‘踩雷’,剧名普通一点也没关系”。当然,如果是有原著基础的电视剧,剧集更名时往往遵循接近原著但略有删改的做法。《大理寺少卿游》原名《大理寺日志》,《烈焰》原名《烈焰之武庚纪》,《藏海传》原名《藏海戏麟》,其实都是保留原著IP的关联词并进行一定调整的结果。一位长期从事剧集宣传的业内人士告诉记者,这些并不明显的改动,既能在一定程度上和原作”对齐”,吸引原著粉丝,也能规避一些剧方不愿主动宣传的要素,“像‘妖魔鬼怪’之类的词汇,大家默认都是不应该出现在剧名里的。所以《怒晴湘西》《云南虫谷》《龙岭迷窟》《南海归墟》这一系列作品的剧名都删去了原著的《鬼吹灯》元素;很多网络小说里有的‘嫡女’‘庶女’的概念也是绝对要规避的”。而原名《错撩》的《以爱为名》,则是有意避开了“撩”这样相对比较网络化的字眼。当然,也有不少影视剧的改名确是不得已而为之。这方面最典型的例子,当属林峯、蒋梦婕主演的《凌云志》。该剧改编自网络小说《大泼猴》,早在2017年就官宣杀青。但作为一部以西游为背景的作品,该剧很快引发“魔改”质疑,并在此后的五六年间惨遭积压。等到2023年4月正式播出时,《凌云志》不仅改了剧名,连角色名和主要故事都统统大改,播出效果自然不尽如人意。频频“撞名”有套路?既然更名的首要原则是安全播出,电视剧自然容易选择相似的取名策略,许多带有积极意味的字眼在不同的剧集中反复出现,有时甚至会让观众“傻傻分不清”。在偶像剧市场,“喜欢”是绝对的高频词,仅2023年就有《你给我的喜欢》《听说你喜欢我》《对你不止是喜欢》等多部作品登场。在句式相仿、意境相似的情况下,观众还真的很难说清楚,到底是谁“喜欢”了谁。“温暖”出现的概率同样很高。过去三年,观众每年都会迎来至少一部带有“温暖”字样的六字剧名电视剧,分别是2022年陈飞宇、张婧仪主演的《点燃我,温暖你》(原名《打火机与公主裙》),2023年宋茜、陈妍希主演的《温暖的甜蜜的》(原名《温暖的,甜蜜的》)以及最近在播的《谢谢你温暖我》(原名《如果还有时间》)。同样的现代都市背景,同样的俊男靓女搭配,故事“暖不暖”不好说,光看剧名,大部分观众已经迷糊了。主打日常生活的电视剧,则广泛使用“生活”“亲爱的”“你好”之类的词汇。2021年,剧集市场一口气有《好好生活》《生活家》《理智派生活》《爱的理想生活》四部作品与观众见面。在2019年大热的《亲爱的,热爱的》之后,近年观众又迎来了《亲爱的自己》《亲爱的小孩》《亲爱的生命》《亲爱的爸妈》《亲爱的麻洋街》《亲爱的朋友》等一些列“亲爱”影视剧。“你好”应用场景相对宽泛,既可以是《你好,火焰蓝》这样的职业题材,也可以是《你好,安怡》的软科幻,还有《你好,旧时光》《你好,对方辩友》《你好,昨天》这样的青春题材。此外,古装剧更多地遵循着“某某令”“某某行”“某某者”“某某传”“某某录”等取名思路,乍看之下,最长不过四字的剧名,远比前些年动辄用一句七言诗当剧名的做法简约明晰,但审美疲劳的问题依然存在。有网友调侃,《长相思》《长月烬明》《长风渡》《长歌行》《长相守》《长安诺》等以“长”为开头的电视剧多如牛毛,简直让人有“被‘长’字支配的恐惧”。当然,还有一些相似的剧名,是出品方、制片方为打造系列IP的有意为之。在表现都市生活和亲子关系方面,《小欢喜》《小团圆》《小舍得》已经自成体系;《三十而已》《二十不惑》《爱情而已》也都是刻意往相似的取名思路靠拢;《风起陇西》《风起洛阳》出自马伯庸系列小说,是聚焦历史探秘的“风起”系列,反而从《大唐明月》更名而来的《风起霓裳》《风起西州》,则多少有点“邯郸学步”的意思。多年来,电视剧剧名“千篇一律”的问题,不仅网友热议,制片方、宣传方也都心中有数。为何这种“套路”始终难改?或许,答案不仅在于安全播出的考量,还在于许多作品自身底气不足,主动向成功之作“靠拢”的沾光心理。从这个角度看,与其为吸引观众不断地在剧名上动脑筋,不如扎扎实实拍好作品——毕竟,在一千个一万个“喜欢”“温暖”与“生活”之中,只有质量过硬的那个,才能最后胜出啊!

本信息由网络用户发布,本站只提供信息展示,内容详情请与官方联系确认。

标签 : 休闲娱乐